首页 > 资讯
在你的家乡,你有没有见过或者听过有关动物的恐怖事件?

时间:2022-05-21 11:29:38

大概是在民国的时候,我们那边有一个姓钱的人。平常最喜欢喝酒,每天都要喝个一两斤,有一天他去街上喝酒。从中午一直喝到傍晚,天都快暗了。然后朋友劝他早点回去,说是天色不早了,你住的也不近,早点回去吧。这个时候他才意犹未尽的下了酒桌,然后就往回家赶。经过一条山道的时候,突然窜出来十几条狼出来。眼睛里放着绿光。钱某顿时下的冷汗直流,一下子酒就醒了。心想千不该万不该,要是早点回家就不会碰到这群狼了,这该如何是好?正在这个危机时刻,他发现前面有一个柴堆,柴堆很高,估计有五六米高。他于是很快的往后面倒退着往后面走,然后往柴堆上面爬。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他一下子就爬到了柴堆顶上。这个时候他才敢喘一口气。稍微定了定神,然后发现身上脸上,手上和脚上全部都被柴草给刮破了,流了不少血。当时是吓懵了,然后往上爬的时候根本就感觉不到痛。钱某往下一看,只见这群狼围着柴堆团团转,然后不断的对着柴堆乱叫。这群狼总共加起来有10多只。狼只能围着柴堆叫,没办法往上爬。过了一会儿只见三只狼往小树林里面跑了。而其他的狼则继续围着柴堆,不断的乱叫。钱某想你叫就叫吧,反正你也爬不上来,你又能奈我何。我在这里坐到天亮。

过了没有多久,只见又一群狼跑了过来。只见在群狼中间还有一个是狼,非狼似狗,非狗的怪物。这个怪物由另外一头狼背在背上。狼群走到柴草堆前面停了下来。然后几只狼用耳朵贴在这个怪物的旁嘴巴旁边,好像在听这怪物说什么东西。过了一会儿,所有的狼群全部跑向柴堆,用嘴巴叼柴草。狼群叼柴草的速度很快,不多久就叼走了很多柴草,柴堆下面越来越空,很快就要倒掉了。吓得钱某拼命的大叫,希望有人能够听到他的叫声前来救他。好巧不巧,也是钱某命不该绝,这个时候有一群砍柴的人刚好回家,听到了钱某的叫声,然后跑过来发现了很多狼围着柴堆,柴堆顶头还有人,砍柴的人一看就知道狼在围攻人。砍柴的人也很多,有20多个,都是年轻的小伙子。看到此情况他们也不怕。然后用他们的扁担和砍柴的刀来挥舞狼群,狼群看到人多势众不敢久留,然后就跑掉了。只剩下一个怪物坐在地上,想跑又站不起来,试了几次还是一样。

钱某爬下柴堆。和大家一起来看这个怪物究竟是什么东西?只见这个怪物长得像狼一样,但是又不像狼,它的后腿很长,前腿很短,后腿好像是不能动,瘫在地上不能站起来。这个怪物冲着人不断的乱叫,叫声又像狼又像猿猴,叫声的音很大,见人们并不怕他,他然后又不叫了,然后又像狗一样趴在地上,好像在流眼泪。似乎好像在求人放过他一样。钱某对着这个怪东西说: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跟狼在一起要来害我?你不是想要吃我吗?既然你这么狠毒,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然后钱某和大家一起把这个怪物一起带到前面村子的酒店当中。让店家把这个怪物杀了,扒拉皮还有三四十斤。然后用它做了一桌子的好菜。这个怪物的味道吃起来有点怪,又像狗肉,又像猪肉,但是比较嫩。

酒店的老板说,他做了这么多年的菜,也看过不少野物,但是说像这种怪物他还是第1次见,也不知道叫什么东西。反正看着像狗,他就按做狗肉的办法给做了,加上各种调料各种佐料,吃起来味道还是可以的。那张从怪物身上扒下来的皮。钱某拿他做了一件衣服。特别的保暖,冬天扛冻扛风。大家也曾问过很多打猎的人,有没有碰到过这种怪物,打猎的人也都说没看到过。至于这个怪物到底是什么东西,现在大家也搞不清楚,反正后来也没碰到过。

听爷爷讲过一件有关动物的恐怖故事,虽然无法确定它是真是假,但至今想起爷爷讲述的那个场面时还会起一身鸡皮疙瘩。

60年的时候,爷爷是生产队的放牛娃,那会儿,他才十五岁。

和他一起放牛的还有一个叫胜利的男娃,他俩同岁。

他们时常放牛的山名叫大元山,山不怎么高,半小时就能爬到山顶。

大元山上有个自然形成的涝坝,涝坝不大,两三亩地大小,因为地势低洼,四周山上的雨水常年汇聚到这里,形成了一潭死水。

涝坝有多深,没人知道,也从来没有人下去探过底,因为里面全是淤泥,一旦陷进去就没有生还的希望。

涝坝的水是死水,很脏,一到夏天,水面上覆盖着一层厚厚的,墨绿色的类似于水藻的东西,上面粘满了蛤蟆卵。

涝坝周围蠕动着黑压压的蝌蚪,里面夹杂着数不清的,尾巴尚未褪去的小蛤蟆。

爷爷他们每天傍晚时分都会去涝坝里饮牛,牛在那个时间段吃惯了水,不用驱赶,到点后它们自己就去了,喝完水之后就会自觉回山下的牛圈。

爷爷说,那年的夏天非常干旱,到处都在闹饥荒,大元山也不例外,多年积存的潭水下降了很多,涝坝周围全是晒得泛白的焦泥卷,整座山上已经好几个月没落一滴雨了。

一天傍晚,牛群如往常一样自觉地去涝坝那边喝水,爷爷和胜利两个人则躺在一处土坎下躲避着夕阳最后的疯狂。

远远的,他们看见牛群站在山坡上不肯下去,看牛群踯躅不前的动作,一定是有什么凶恶的动物在涝坝吃水,它吓到它们了。

于是,他俩决定过去探个究竟。

还没到牛群跟前,两人远远的听见沟底里回荡着一阵阵低沉而又深厚的轰鸣声,那声音从来没听过,像是有成百上千人在同时打嗝。

牛群躁动着,一付下又不敢下,跑又不甘心的姿态。

我爷爷和胜利跑到山崖边上往下一看,俩人顿时就惊呆了。

十几米开外的涝坝边上爬满了数不清的,黑褐色和墨绿色的癞蛤蟆,那些癞蛤蟆到底有多少,他俩说不上,反正凑到一起足足能覆盖住生产队的晒麦场,要是用手扶拖拉机装的话,恐怕七八车都装不完!

我爷爷跟我讲,把他和胜利这辈子见过的癞蛤蟆加起来,也没有那群癞蛤蟆的一半多。

那些癞蛤蟆分成了两派,隔着一米不到的距离相互对峙着,领头的两只,一只黑褐色的有海碗大小,另一只墨绿色的稍小一点,跟乒乓球拍差不多。

那声音就是它们发出来的,沉闷却很有穿透力,不停地在山谷里回荡。

因为连续的干旱,涝坝的水蒸发得剩下了不到三分之一,早已经容不下这些数量庞大的癞蛤蟆,我爷爷和胜利认为这些蛤蟆大军有一部分是“原住民”,一部分是“侵略者”,来抢地盘的。

胜利对密密麻麻的东西过敏,嚷嚷着赶紧赶上牛群离开这里,可是我爷爷因为好奇心太重不肯走,他一心想看一下这两群癞蛤蟆究竟想干什么。

可是他等了一个多小时,天渐渐黑了下来,对峙的两支蛤蟆大军除了鼓噪却没有丝毫的动静。

虽有些不甘心,我爷爷在同伴的催促下赶着牛群下山去了。

第二天,他俩一早就赶着牛群上了山,把牛群赶到山坡上后我爷爷急不可耐的跑去看昨天对峙的那些癞蛤蟆,跑到涝坝跟前时他再一次傻眼了,地上躺着成百上千的癞蛤蟆,黑压压的一片,有昨天的二分之一多,大多数的内脏都流了出来,现场十分的惨烈。

我爷爷战战兢兢下去观察时,发现其中有些还在蹬腿,没有完全死去。

他仔细观察了一番,不少癞蛤蟆的嘴里都衔着一根用来做武器的芒刺或者木棍,也有一部分的嘴里含着另一只癞蛤蟆的脑袋。

后来,我爷爷找见了那只墨绿色,跟乒乓球拍差不多大小的蛤蟆头领,它的嘴里含着一只大蛤蟆,它的内脏流了一地,可是至死都没放开嘴里的敌人,活活把对方给闷死了!

这是三十年前我老妈亲眼看到的一件事,不算恐怖,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大家看了后自己品味吧。

三十年前我家的房子刚刚翻盖好,从以前的土坯房子改成了砖木结构。我们刚住进去的时间不长,春天也到了。然后有一对燕子在房檐下筑窝住下下来。

农村里的人家都是比较喜欢燕子的,所以当看到有了新的邻居,家里人还是挺高兴的。

在大约五六月份的一天中午,我老妈正在屋里休息,突然听到外面传来急切的燕子叫声。她觉得奇怪,就出去看。出来以后,发现地上有几个被摔坏了的鸟蛋,几只麻雀正在跟两只燕子追逐打架。

见状,老妈也明白这些麻雀是想要抢占燕子的窝,先把燕子窝里的燕子蛋给推出来摔碎了,然后又在跟急眼了的燕子夫妻大战。老妈有心想帮助燕子,但由于屋顶高,她就是拿了东西也不好轰走麻雀。

到后来,几只麻雀仗着鸟多势众终于把那对燕子夫妻给轰走了。

老妈见状,也有过想要将燕子窝给捅掉的念头,但想想,说不定来年还会有燕子住进来,也就作罢了。

而梁上的燕窝里,有麻雀住了进去。很快麻雀产蛋,孵蛋,小麻雀破壳而出,叽叽喳喳待哺的叫声也传了出来。

然后真正的高潮来了。有一天,来了十来只燕子,齐心协力将燕子窝上面空着的地方垒严了,也就是把那些还不会飞的小麻雀直接给封在了鸟窝里。期间小麻雀的父母也曾经回来过,但跟之前它们对付燕子一样,被燕子们给赶走了。

当时老妈只看到燕子们飞来飞去和麻雀打架,还以为又是在争抢窝呢,可等过了两天,发现麻雀和燕子都不来了觉得奇怪,就让老爸拿了梯子上去看看,这才发现窝已经被封死了。

后来,老妈直接让老爸将那个燕子窝给弄掉,落在地上碎了之后才看到里面小麻雀的尸体。

说实话,第一次听说这件事,我觉得实在是不可思议。真没有想到燕子的智慧和报复心这么大!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我家当时办了一个小的食品厂 ,租的遂宁航校的空余房子 。也就是说,在一个机场的旁边 ,旁边都是农田。有一个锅炉房,需要人两班倒值班 。有一年夏天晚上,值班的工人刚把门从里面向外打开 ,就看见一条黑色的大蛇头对着门口 ,身体长长的伸在外面 ,顿时吓得赶紧把门关上,晚上都不敢出来 。这条蛇到底有多长也说不清,有好几米吧 !因为当时这个工人吓得不轻 ,说话有可能夸大 ,但是这条蛇估计至少4~5m长是有的。

在四川南部,是有蟒蛇出没的 ,但是在气温更低一些的川中和川北却没有听说过 。而且这种蛇全身发黑,也不像是蟒蛇 ,本地人就把它当做是一种大的乌梢蛇 。更早的时候,在解放初,在南充的乡下,一个水库边的山坡垮了一段,一条蛇也因此掉到了水库里,在里面不停游动 ,也应该有几米长吧 !当时的人比较迷信 ,就说这是还没有化成的龙 ,是出来向人讨口风的。如果看到它的人都说它是龙的话,它就能真的化龙飞走 ,也没有人去伤害它,后来这条蛇不知所踪了 。

在那个航校,这种蛇也不是第一次被看见了 。在更早的70年代,那时候此处还是部队营房 ,是那种两层的砖瓦房,楼顶是一个尖顶 ,有一个比较大的空间,平时也不会有人上去 。有一次整修屋顶 ,发现里面有大蛇,还是两条 ,据看见的人说是一雄一雌,雄的更大 。因为比较害怕,就用枪去打 。雄蛇逃走了,雌蛇被打死了 。那条雌蛇有多大 ?也不好说 !因为都被打断打烂了,成了一节一节的 ,但是后来收拾的时候,据说是用了挑土的竹筐子装了两筐,至少四五十斤是有的吧 !雄蛇明显还要更大 。估计烧锅炉的工人看到的是那条雄蛇 ,又过了十几年了 ,应该长得更大,百斤以上了吧 !后来那年秋天的早上,厂里的工人用面包车从城里拉东西过来,又遇到一次 ,但不知道是不是同一条蛇 ,因为距离厂区还有两三公里 。那条蛇就横在乡村公路上 ,当时有雾,驾驶车的人看到的时候,已经避不开了 ,直接就压了过去 ,蛇头一下子立起来有1米多高 ,但是后来没看见蛇的尸体 ,应该并没有死 。

在四年以前,西充县还有人抓黄鳝的时候看到一条差不多的蛇 ,生活在县城外一个水渠边的洞里,据他估计有四十多斤 。他还有点跃跃欲试,想去捕捉 。我劝他不要去惊动它。现在那条蛇可能还在 !

版权声明:本文为 "申蚕脏搬家网" 原创文章,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及本声明;

原文链接:http://www.lnclc.cn/post/7101.html

相关文章
Copyright ©2019-2022 申蚕脏搬家网版权所有